四川麻将血战到底1.21
土豆省錢
首頁 > 新聞資訊 > 上市互金七年浮沉:從蜂擁到轉型 更有身陷囹圄

上市互金七年浮沉:從蜂擁到轉型 更有身陷囹圄

消金界 2019-12-14

繁花落寞已成殤,無限蒼涼史留名。

有人說,互聯網金融始于革命,終于監管;

有人說,互聯網金融始于精英,終于屌絲。

但無論何種說法,這場轟轟烈烈的互聯網金融浪潮,已一片凋零,終于要落幕了。

從2013年的萌芽時代、2014年的爆發之年過渡到2015年的監管時代,再到2016年的規范元年……到目前的整治階段,萌芽、風口、泡沫再到存亡之爭,不過七年時間,眼看起高樓,眼看樓塌了,一聲嘆息,留下了一個個故事,道于世人聽。

e租寶事件引爆了行業第一顆炸雷,大大集團、快鹿集團、中晉事件爆發讓行業告別了草莽時代,也讓一場最嚴厲的整飭行動拉開序幕。

直到265億平臺投之家謎樣爆雷,信任崩塌、團貸網事件徹底擊穿行業信心,直到千億級網信集團暴雷將故事帶到終點,我們對“跑路、暴雷、清退”早已習以為常,擁有了免疫力,“各地接連取締P2P平臺” 都似乎已經見怪不怪。

不僅網貸,紅極一時的股權眾籌也早已隕落,300余家倒閉,巨頭離場,殘留一個中國式失敗標本。而只有牌照監管的第三方支付尚可艱難存活,但也面臨嚴厲監管和網聯、區塊鏈等挑戰。

從硝煙彌漫的跑馬圈地,到激情燃燒的萬馬奔騰,再到波瀾壯闊整頓清退。有人說,是“逐利者”、“投機者”攪亂了互聯網金融這池春水,有人說,互聯網金融先天不足,在中國注定失敗。

不管怎樣,互聯網金融有很多值得講述的故事,經驗也好教訓也罷,雖已落寞,但仍在中國波瀾壯闊的金融改革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值得我們深度復盤。

2015年12月,紐約曼哈頓的紐交所打扮得像個圣誕老人,周圍的圣誕樹燈光閃爍,準備迎接新年的到來。

距離圣誕節只剩一周了,但這座古老的建筑已經在這里度過了200多個春夏秋冬。如今,大約有2800家公司在紐交所上市,全球市值15萬億美元。

而它沒有想到,在接下來的4年里,中國的互聯網金融公司在這里和納斯達克掀起了一波又一波上市熱潮,還有一場又一場不同企業命運的演變。

1

風口之勢 蜂擁上市

對于中國的互聯網金融行業而言,2015年12月18日這天格外不同并可載入行業史冊。

美國時間12月17日晚間,紐交所的大樓外,掛起了印有宜人貸logo的藍色巨型橫幅。不時,會有員工和路人前來合影拍照。街上到處彌漫著圣誕節來臨前的節日氣氛,同時中國首家互聯網金融公司將成功登陸美股市場的消息,讓這種歡騰和期待更加強烈。

第二天早上8點,宜信及宜人貸高管集體抵達紐交所,在巨型條幅之下紛紛興奮合影,男士們西裝革履,而女士們則身著光鮮亮眼的宜信藍色連衣裙。當天,Lend Academy聯合創始人Jason Jones也來到交易大廳見證紐交所中國互聯網金融第一股誕生,北京時間2015年12月18日21點25分,宜人貸迎來敲鐘時刻,正式登陸紐交所。

自稱以往不飲酒的唐寧,也在當天的慶功宴上高興地喝了起來。12月19日,唐寧在致全體員工一封信中,標題為“中國互聯網金融開啟新篇章”。

“宜人貸把路趟出來了。世間本無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是路了。其實互聯網金融上市談了很長時間了,最終花落宜人貸”,在采訪中,唐寧十分興奮地回答,宜人貸剛開了一個頭,后面的路還很長。

但宜人貸上市首日即跌破發行價,對此唐寧表示沒感到太大壓力,不能看短期市場表現,宜人貸的上市真正能夠向整個行業向全世界展示中國互聯網金融企業的風采。

事實上,在宜人貸上市前,就有消息傳出,陸金所要準備在美國上市。除了陸金所外,還有另外一家。但宜人貸后,互金公司并未立刻掀起上市漣漪。直至兩年后,才有另外一家中國的互聯網金融公司真正進入美國資本市場。

2017年,中國互聯網金融誕生十周年,互金公司迎來第一個上市高潮年。當地時間4月28日上午,中國互聯網金融公司“信而富”正式登陸美國紐交所,股票代碼為“XRF”。媒體報道稱,信而富成為“2017年首家登陸紐交所的中國企業”,而非“第二家美股上市互金公司”,點牛金融上市稱“車貸第一股”,微貸網上市稱“車貸第一科技股”……互聯網金融風起云涌的時代中,互金企業都認為行業前景無限,希望自己成為領頭羊。

上市早餐會上,中國的餃子、米飯等中餐飲食出現在了餐桌上,但信而富CFO沈筠卿等人卻心情復雜。4月28日,信而富下調發行價至每ADS為6美元,遠低于預期9.5至11.5美元,可謂“流血”登陸紐交所。

當晚,紐約華爾街附近的餐廳中,沈筠卿含淚表示,“這當然不是我想接受的價格,公司被賤賣,我比誰都心痛,但我覺得這是最正確的決定。”彼時,信而富斗志勃勃,沈筠卿高喊“如果你軟弱,做不出業績,連資本市場都欺負你。”

與沈筠卿不太相同,一向低調的信而富CEO王征宇在上市當天格外激動,他表示“一個成熟的行業有清晰的定義和業務,投資人很容易理解和判斷。”作為美國芝加哥伊州大學統計學博士、曾長期在美國從事消費信貸風險管理,人稱“王博士”的他,帶著仍處于虧損狀態的信而富敲響屬于自己的上市鐘。盡管當天,敲鐘不是在紐交所“小陽臺” 。

王征宇說,信而富要做的是消費信貸,美國對消費信貸這種模式特別熟悉,在路演過程中,美國投資人一上來就知道信而富是一家什么樣的公司。兩年未滿,王博士萬萬沒能料到,信而富連續收到“退市警告函”,公司也在面臨整體轉型。

爭取年末上市的和信貸,此時正經歷小波折。知情人士表示,“部分高管第一批申請簽證未通過,幾經波折才通過。上市前后,和信貸實際控制人、和信集團董事長安曉博還更新一張滑稽喜慶頭像。”

2017年11月3日,和信貸正式登陸納斯達克,并成為第一家在納斯達克上市的中國互聯網金融公司。因為手續問題,和信貸所帶媒體團都沒能進場觀禮,而是在時代廣場拍照,與國內關注者一同看了場直播。

在此之前,趣店(NYSE:QD)于10月18日掛牌上市,成為國內分期信貸第一股,當日市值近百億美元。上市首日,趣店便取得了較發行價上漲21.58%的成績,一時間風光無兩,趣店創始人羅敏還許下千億美元市值的目標。如今,趣店已整體南遷廈門,發力助貸,全力打造開放平臺。

在前兩年的互金江湖中,流傳著“趣樂之爭”的故事。在“趣、樂”之爭的上市回合,趣店“險勝”,但樂信仍在“奮起直追”。12月21日,樂信正式在納斯達克掛牌交易。有趣的是,樂信在趣店發布首份財報的第二天(11月14日)遞交了招股書;兩者又于同日(2019年11月18日)發布最新財報。

2

百花齊放 生死攸關

2018年,新一輪上市風潮正勁。

2018年年中,51信用卡赴港交所上市,市值105億港元。在此之前,“三馬”共同投資的互聯網保險——眾安在線也已經成功“過河”,51信用卡是第二家。

扎堆上市,是2018年7月份的港交所給股民留下的最大印象。最為明顯的是,7月12日共有8家公司在港交所IPO,四面體型略小的鑼由8家準上市公司共享,其中5家“新經濟公司”。

7月13日,港交所只拉走了一面鑼,還留下3面。因為,馬上要有3家公司在這里敲鐘,場地擁擠狀況略微減少。其中,一家就是51信用卡。上午9點30分,鑼聲齊響,51信用卡正式成為一家公眾公司。

作為紀念,孫海濤送給了港交所一張超大號的信用卡,上面寫著“51NB”。上市儀式后,51信用卡CEO孫海濤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破發的話我真的蠻沒面子的。”

彼時,孫海濤信心十足,曾提到“某年找雷軍融資,當天雷軍見了很多創業者,像面試一樣,可我那時候信心很強,就是因為我每天刷新一下后臺,辦卡收入大概一天就有30萬,所以我覺得雷軍不投我也沒關系,我也不會死,就是有這種底氣。”

9月19日,小贏科技(NYSE:XYF)正式在紐交所掛牌,創始人唐越曾任藝龍董事長兼CEO,這也是唐越第二次將公司帶到美國上市。此時,連紐交所門前地鐵口都張貼了小贏科技的宣傳海報。

兩個月后,另外2家中國互聯網金融公司也在這里敲鐘上市,分別是拍拍貸與微貸網。11月10日上市儀式結束后,拍拍貸CEO張俊按以往慣例,分享了一首他剛剛唱的《Hardest Part》(最艱難的部分)。

11月15日,微貸網在紐交所掛牌交易,紐交所全球執行副主席Betty Liu也出席了敲鐘儀式。不過,微貸網創始人、CEO姚宏卻沒能到現場,而是在杭州做了一場直播。知情人士稱,基于監管要求,姚宏被限制出境,但微貸網其他高管并未受到影響。

敲鐘之時,微貸網董事們在敲鐘小陽臺,另一群人在等待區觀望,一起數倒計時,合影留念,見證上市一刻。員工思琪(化名)稱,“公司上市前,是戰戰兢兢的一個月,每天幾小時睡眠,忙得要飛起來了。”

值得一提的是,微貸網上市當日下午(紐約時間)紐約還下了一場大雪,但依然抵擋不住上市的激動。姚宏在致員工信中稱,“山一程,水一程,身向目標那畔行。風一更,雪一更,懷揣初心夢終成。”

杭州市互聯網金融協會秘書長樓建民接受媒體群訪時透露,在金融科技領域,杭州還有多家公司未來可能上市。但截至目前,杭州的金融科技“獨角獸”們尚未有新的一家公司成功IPO,僅泰然金融借殼上市,而后折戟。

當前,宜人貸、趣店、信也科技(拍拍貸)、樂信、品鈦……一一登陸資本市場,已有超20家互聯網金融公司上市。與此同時,部分互聯網金融公司曾試圖曲線借殼上市,卻夢碎離場。

麥子金服曾計劃對鱸鄉小貸反向收購,以達到登陸納斯達克市場的目的。然而,雙方未能達成一致,麥子金服曲線上市夭折。2019年末,麥子金服上海總部辦公室被警方查封,而此前不久,該平臺曾宣稱對出借人進行兜底承諾。

2018年7月16日,草根投資曾宣布啟動上市計劃,并與港股上市公司達成戰略合作。僅維持半月,兩者合作終止,而草根投資也已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被立案,多家上市公司深陷其中;

2019年3月22日,網信控股宣布與美國上市公司完成業務合并,合并公告經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官網對外公開發布,標志著網信控股通過一系列上市工作流程,正式進入美國資本市場。當前,雙方已終止交易;

今年6月13日,多次更新招股書、上市未果的泰然金融,選擇借殼上市。隨著泰然金融實控人主動投案自首,已是“上市未捷身先死”。據了解,被借殼的iFresh公司還面臨著經營虧損等問題,存在從納斯達克退市的可能性;

2018年7月16日,劉曉慶代言的網貸平臺“理想寶”試圖與港股上市公司實現交易,借殼登陸香港資本市場,并稱將在2018年內實現。殼公司是“協同通信”,而其實際控制人李永鋼已成為上市公司獨立董事。2019年4月,“理想寶”被警方立案偵查,主要負責人被限制出境。

關于上市潮,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表示,一方面是因為消費金融的崛起。2017年、2018年居民消費杠桿率上升比較快,可以說是達到了一個歷史高峰,其背后意味著消費貸和現金貸廣闊的市場空間和利潤空間,上市熱潮是互金企業集體逐利的行為。

“另一方面,受行業整頓的影響,原本預計2015年、2016年上市的公司,就都暫停了”,盤和林指出,隨著監管框架的逐步確立,這些上市計劃就被提到了日程,剛好都集中到了2017年、 2018年窗口期。

在零壹研究院院長于百程看來,互金企業上市,一是上市可以融資,改善財務狀況,同時擴大品牌知名度,有助于企業未來發展;二是增強股權流動性,利于股東退出,同時也可以進行相應股權激勵,彰顯公司的實力和透明度。

3

股價下跌 暴雷轉型

潮起潮落,2019年,嘉銀金科(NASDAQ:JFIN)、玖富數科(NASDAQ: JFU)先后登陸納斯達克,拉卡拉也跑進深交所創業板。在區塊鏈領域,OK集團、火幣均實現借殼上市,嘉楠耘智也最終在美股實現上市。

時過境遷,物是人非,還有不少互聯網金融公司被攔在港交所門前,多家公司在美國證監會排隊等待,更有公司撤回IPO申請,等待下一次沖刺。這一等,何時開閘還未可知。作為其中典型代表,漫道金服IPO也已終止。

關于互金上市潮退,于百程表示,一是行業監管嚴格,未來不確定性增大,上市難度增加,二是互金公司的估值持續走低,上市時機不好。部分在海外上市的互金公司股價低迷,主要還是受市場風險偏好影響,互聯網金融的監管從嚴,業務模式存在不確定性,同時,部分公司的業績高增長有所放緩,也影響了估值。

互金公司上市不等于“上岸”,自監管整肅市場以來,互金上市公司市值窘境仍存。

據筆者不完全統計,目前已有19家互金上市公司市值呈現出不同程度下跌。其中,信而富、易鑫集團、維信金科較上市日市值已腰斬。

對于互金上市公司股價市值低迷現象,盤和林表示,目前部分互金公司股價下降,除了股市整體環境的影響,一方面是因為公司利潤、經營、風險控制方面表現相對不是很好。另一方面可能是因為P2P平臺頻繁暴雷,投資者預期消極。

一面股價低迷,市值直下,一面暴雷清退,迷茫轉型。

近日,和信貸發布公告稱“自2019年11月18日起,由于第三方支付公司原因,還款通道暫時被關閉,導致部分出借人回款延期。”

直至2019年11月13日,方才披露2018財報的信而富叫苦不迭。2016年、2017年、2018年,信而富分別虧損3336.6萬美元、3664.9萬美元、6552.9萬美元。值得關注的是,自2019年4月末,信而富股價已連續近6個月低于1美元,此前,信而富連續收到“退市警告函”。

相比于退市危機,點牛金融(NDAQ:DNJR)已于2019年11月被暫停股票交易,此前7月31日,警方對點牛金融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立案偵查。根據警方通報,目前公安機關已對本案的17名犯罪嫌疑人采取相應的刑事強制措施,該公司副總裁楊某華、總監曾某勤等6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執行逮捕,實際控制人曾某新已被警方上網追逃,案件正在進一步偵查。

另外,今年9月,微貸網因收集用戶位置信息等違規行為,廣東省公安廳要求其整改。

目前,平安旗下金融壹賬通遞交了赴美上市招股書,而傳了幾年要上市的陸金所,不但沒有成功登陸資本市場,反而退出P2P業務謀求進一步的業務轉型。據媒體報道,銀保監會已于近日批復同意平安集團在上海市籌建平安消費金融有限公司。陸金所回復券商中國記者采訪時稱,集團已收到監管批復,將按照相關要求,積極完成消費金融公司的籌建工作。與此同時,一部分互金上市公司開始嘗試轉型,不同程度上與P2P“斷舍離”。

目前,拍拍貸(NYSE:PPDF)更名“信也科技”,創始人張俊曾表示“我們和P2P已經不再有什么關系了。”宜人貸也早已公告“將與宜信惠民進行業務整合,至此,宜信惠民不再新增出借和借款業務。”財報顯示,2019年第三季度,宜人貸母公司宜人金科非網貸資產銷售總額7.67億元,環比增長169%;樂信(NASDAQ:LX)促成借款370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170%;拍拍貸撮合額246億元,同比增長66.4%。

與此同時,上市公司互金業務“風光不再”。今年9月,金一文化(002721.SZ)逐漸剝離珠寶貸、卡尼小貸等業務;11月,二三四五(002195.SZ)或已悄然“放棄”車貸業務,互聯網金融服務業務已調整為金融科技服務業務。

4

期權夢碎 員工出走

互金上市公司風光之時,有員工表示“有股份期權的員工在公司上市時的心情和我們完全不一樣,他們像實現了財務自由。”

據此前媒體報道,“眾安在線98名員工計劃所持有6000萬股票,市值在一年之間較成本價增長36倍,多名員工一躍成為千萬富豪,更有高管已是億萬級別身價。”但實現財富自由往往都是“別人家”,扎堆上市的互金公司員工恐怕沒有那么幸運。

天成(化名)曾在互金上市公司工作六年之久,他表示“一般互金上市公司,會按照員工能力,匹配工作時間,給員工一些期權,按照工作能力貢獻不同區別很大。2017年、2018年時,年輕人通過5年到10年的奮斗,有幸經歷過一到兩家上市公司,是可以實現財富自由的。”

“但是現在這個階段包括未來,通過上市期權達到財富自由,其實都不會太現實了。一是期權需要幾年時間攤銷,員工需要工作滿一年,能拿到四分之一期權,再滿一個月,能具體拿到一小部分期權,不同公司會有區別,但大同小異。”

“二是目前,互金上市公司普遍股價偏低,期權會受到影響,每個人手上的期權變現時,要把期權兌成股票,股票按市場價賣,交易后若變成美金需要交稅,夸張時稅額到40%,接下來變成人民幣,還需要經過相關部門審核,其實,最終到每個人手上不多。”天成表示。

互金上市公司員工陳悅告訴筆者,“公司剛上市時,手握股權期權的我們以為能年薪百萬,如今股價暴跌,工資也越來越低。”

不僅期權“遙遙無期”,和信貸原CFO張啟森、CEO周歆明辭任;宜人貸原CEO方以涵辭任;微貸網股東母公司漢鼎宇佑原董事黃門馬、方路遙、厲紫陽、微貸網CFO李晉翔相繼離職;信而富原首席戰略官王峻、原風險管理副總裁呂宇量離任、王征宇卸任聯席首席執行官......互金上市公司高管出走也不占少數。

高管辭任,期權夢碎,僅冰山一角。事實上,也有互金公司員工被相關部門要求將自己在公司工作期間的工資、提成、獎金等費用全額退繳,更有人已身陷囹圄。

5

奔走轉型 路在何方

如今,和信貸回款延期、點牛金融老板跑路、趣店南遷、樂信發力致富......互金上市公司仍在接受資本市場的考驗,而整個互金行業的光景也可想而知。

于百程表示,互聯網金融上市公司的轉型方向,也和監管方引導的方向一致,基于自身借貸業務的能力,轉型消費金融公司、網絡小貸等持牌機構,或者助貸。當然,轉型需要將原有風險消化,同時轉型持牌機構還需要監管方的審批。

在盤和林看來,互金上市公司轉型現在最需要做的是“去金融化”。第一,將互聯網和金融劃清“界限”,而不是將金融完全“剔除”,目前互聯網金融最主要的問題是金融和互聯網的混淆和交織,這會使得企業財務風險、經營風險增大;第二,去產品化,回歸科技的本質,互聯網金融的本質其實在于科技,而金融是互聯網創新產品,如今很多互聯網企業過于關注金融,明顯是本末倒置,因此為了長遠的發展,互聯網金融企業還是需要做好本業,回歸科技創新的本質。

關鍵字: 上市 員工 公司 互金 信而富

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掃一掃″即可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貸羅盤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貸羅盤

溫馨提示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你確認要取消關注該平臺嗎?

取消 確認

關注成功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1.21 分分彩后三简单技巧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 快速时时彩能玩吗 3D 1737金蟾捕鱼游戏中心 辽宁35选7的走势图 澳洲幸运10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江苏十一五期 棒球英文 胜平负对阵表